有没有泡芙短视频的破解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 楚灼和万俟天奇、卢毅在血沙漠中游荡。

   他们在血沙漠中一路前行,并没有目的地, 反正只要在路上遇到什么好东西, 就停下来收集一番,他们收集最多的是血蝎和蟾蜍, 还有一些生长在血沙漠中的灵草。

   血沙漠终年高温, 灵草在这里生长不易, 每一种能存活下来的灵草, 等级皆十分高, 同样也十分难得, 他们走了半个月, 才遇到三株灵草, 而且这三株灵草还是生长在沙下,被炼云龙藤无意中挖出来。

   不得不说,血沙漠中的所有生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像灵草这种, 它们不仅要避开地面严热的高温,同时也要避开那无处不在的毒虫毒蚁,每一株能平安成长的灵草的价值都很高, 是炼制解毒丹的上好灵药的一种。

   要不是有炼云龙藤, 还真找不到这些藏得太深的灵草。

   于是每当炼云龙藤找出一株灵草时,万俟天奇就会给它一瓶自己特地调配的药液作奖励,这让炼云龙藤激动坏了。

   炼云龙藤平时只需要吸收木灵气就能生长,十分好养活的一种上古灵植。

   不过万俟天奇生怕自己平时闭关炼丹, 难免会忽略它,而炼云龙藤又不像木灵之心,可以收纳入灵府中,在灵府蕴养,并不用怎么担心。所以他平时没事就抽空研究,终于研究出一种适合炼云龙藤吸收的药液。

   每当炼云龙藤吸收药液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可见它对这药液有多喜欢。

   有药液的刺激,炼云龙藤寻找血沙漠中的灵草更积极了。

   当远远地看到一大片岩石群,楚灼和万俟天奇都有些惊讶。

   生活中的点滴

   比起刚进血沙漠时所见的最外围的那片红岩群,这片红岩群更为壮观,因为它们的数量更多,每一块红岩都像巨大的岩石山,伫立在血色的沙漠之上,在地平线上蜿蜒而行,像沉默的巨人,捍卫着属于它们的责任。

   卢毅看向红岩群的目光有几分忌惮,对楚灼他们道:“楚前辈,万俟公子,这片红岩群就是血沙漠外围的分界线,比起血沙漠的外围,红岩群另一边的气温更高,那些毒物更厉害,据说实力直逼人王境的修炼者,像变异的血蝎和帝王蝎,还有血蜈蚣、血蟒、血蜘蛛等毒物,层出不穷……”

   随着卢毅的叙述,万俟天奇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这段时间他们在血沙漠外围活动,血蝎子和血蟾蜍捕捉不少,却没遇到更高级的变异血蝎之类的,更不用说血蜈蚣、血蟒这类的东西。

   这些的等级比血蝎和血蟾蜍更高,看来这些东西并没有在血沙漠外围活动。

   卢毅见楚灼望向红岩群的样子,有些担心她是不是想要进去逛逛。要知道,红岩群的那一边,可是连人皇境强者深入都要小心翼翼的。

   “只要我们不深入,应该没关系吧?”楚灼问卢毅。

   卢毅:“……若只是在红岩附近活动,或许没事。”

   楚灼嗯一声,转头问万俟天奇,“阿奇,想要血蜈蚣和血蟒么?”

   万俟天奇眨了下眼睛,先是询问卢毅这血蜈蚣和血蟒的价值后,当即道:“楚姐,咱们去看看吧,反正也不走远,应该没事的。”

   王家的地图中也记录着血沙漠深处的一些地点,既然王家有人走过,估计危险性没有那么大。

   卢毅听罢,只好舍命陪君子。

   虽然他忌惮血沙漠深处,但这段时间和楚灼他们同行,他得到的好处不少,像血蝎和血蟾蜍这种东西,楚灼和万俟天奇都是大方的,也会匀一份给他。这半个多月以来在血沙漠中的收获,比他过去几年还要多。

   得到他们如此多好处,卢毅自然不能因为危险就退缩,这和小人有什么区别?

   当然,他还是相信楚灼的实力,更相信楚灼不会傻乎乎地带着他们往危险处跑。

   于是三人御剑朝红岩群飞过去。

   来到那片红岩群上空,才发现这红岩群之大,望不到尽头。

   它就像异世界版的万里长城,在血沙漠中横穿,将血沙漠分成两个部分,外围部分和血沙漠深处腹地。

   三人一边打量下方的红岩群,一边往前飞。

   随着渐渐穿过那红岩群,楚灼敏锐地发现空气中的温度上升许多。

   当他们完全穿过红岩群,站在红岩之下,仿佛脚下的沙子都是滚烫的,若是没有任何灵力的凡人来到此地,只怕要被那热烫的沙子烫熟。

   楚灼从储纳戒里拿出几颗拳头大的鸟蛋,放到血沙上滚了几下,一会儿后,这几颗蛋已经熟了。

   楚灼将烫熟的蛋分给在场的人,自己也剥了一颗蛋来吃,淡定地道:“果然这温度真的很高。”

   捧着烫熟的鸟蛋的卢毅风中凌乱,难不成她就是为了确认温度才烤鸟蛋的么?

   “挺好吃的。”万俟天奇一边往嘴里塞烤熟的蛋,一边含糊地说。

   吃完烤鸟蛋后,三人便在红岩群附近转,看看这边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可惜不仅连根草,就是连只小毒虫都看不到,简直就是鸟都不拉屎的地方。

   这边的温度太高,在血沙漠外围中随处可见的毒虫毒蚁找不到踪影,一般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无不是强大的毒物。

   楚灼观察完周围的环境后,转头看向趴在她肩膀上的小妖兽。

   发现她的视线,它转头看过来,脑袋上的毛刷过她的脸蛋,有些痒痒的。

   “阿炤,这样的温度能受得住么?”楚灼问它,他们身上都佩戴着冰精,阿炤是唯一没有佩戴的。

   闻言,阿炤转个身,似乎是不想搭理她。

   于是楚灼明白,这样的环境,对于阿炤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因为它本来就是火属性的妖兽,而且等级极高,自然不惧这些。

   见阿炤能承受,楚灼正想要在这边逛逛时,突然发现远处的天边,卷起一阵烟尘。

   这一幕让卢毅和万俟天奇瞬间紧绷起来,“是沙尘暴么?”

   “不是,声势不够浩大。”楚灼冷静地说,她眯起眼睛,“们先躲起来。”

   卢毅和万俟天奇彼此对视一眼,又看看前方的楚灼,不禁摸摸鼻子,返回红岩中找个地方躲起来。

   虽然他们也很想表现得男子汉一些,可修为不够,打肿脸也充不起胖子,只好认怂,由个女人保护了。反正,这位是人王境的前辈,被她保护也不算丢脸。

   在两人躲好时,楚灼也看清楚那边的情况,当发现是一群人追击一个人时,楚灼脸皮微僵。

   “马上走!”楚灼朝万俟天奇他们说。

   两人二话不说,御剑便往外围逃去。

   楚灼当下也跟着转身就走,省得被波及。

   可惜她虽然决定得快,但那边朝他们跑过来的人速度更快,见状就叫起来:“哎哎哎,前面的几位道友,别走啊,帮帮我!”

   楚灼没理会,御剑过去,一手一个拎起万俟天奇和卢毅,朝血沙漠外围飞去。

   身后的人也跟着飞过来,一边不断地搔扰他们,“们不能见死不救啊!好歹我们在血沙漠都遇到这么多回了,们怎么能这么狠的心?”

   万俟天奇转身看过去,忍不住吐槽道:“兄弟,能不能别这么无耻?这上百号的人追着,我们怎么救?”

   那人噎了下,最后只好道:“那好吧,我们一起逃,要是能逃出来,我就告诉们一个秘密。”

   “先逃了再说吧。”万俟天奇无力吐槽,并不想听什么秘密。

   楚灼目光微闪,心念一动,从储纳戒里拿出几颗雷爆弹,突然就朝身后扔过去。

   身后紧追着他们的人眼尖,看到这一幕,御剑往上一蹿,避开迎面而来的雷爆弹。

   只听得一道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那群追人的修炼者一个不慎,被炸得倒飞出去,其他没有被炸到的也手忙脚乱地后退,这一耽搁,不仅弄乱他们的气势,同时也为楚灼他们赢得逃离的空间。

   四个人飞快地朝着血沙漠外围飞。

   ****

   终于将那群人甩掉后,楚灼等人的灵力枯竭得厉害。

   楚灼连续吞服几颗回灵丹后,也不急着打座调息,而是看向累得一屁股坐在血沙上的人。

   这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年轻男人,看着二十出头,五官俊美,笑起来时脸颊边有两个深陷的酒窝,还有一颗白森森的虎牙,阳光开朗,亲切得就像个邻家弟弟。

   不过因为他刚才无耻的行为,万俟天奇和卢毅对他都没什么好感。

   这年轻人就是楚灼他们刚进血沙漠后不久遇到的那个专门毁掉标志性红岩的修炼者,当时他们好几次遇到,彼此都远远地看一眼,并未接触,哪里想到真正接触会在这样的情况下。

   如果说当初看他恶意毁掉血沙漠中的方向标时,对他的感觉不好不坏,那么这次他的行为,便让万俟天奇等人心生不满。

   这年轻人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极拉仇恨,摸摸鼻子,转头看向楚灼,目光一亮。

   “这位美丽的妹妹,不知怎么称呼?我们都见过那么多回了,也算是认识了吧?”年轻人自来熟地说。

   万俟天奇见状,觉得自己输了,论自来熟的功夫,他根本比不上这人。

   楚灼神色未变,出口的话却极为不客气:“在询问他人名字之前之前,难道不应该先自我介绍么?”

   年轻人脸上露出笑意,爽快地道:“美丽的妹妹说得对,我叫石逆。”

   “西京石氏的?”楚灼肯定道。

   石逆双眼发亮,一脸惊叹地道:“妹妹不仅人长得美,也极为聪慧。对了,妹妹怎么称呼?还有两位兄弟?”

   万俟天奇和卢毅嘴角微抽,很想怼一句谁和是兄弟?

   不过鉴于这人的修为他们看不透,刚才在那么多人的追杀下,还能一路跑一路疾呼顺便给人制造点困难,可见修为不低,他们自不好冒然开口。

   “我姓楚,这两位是我朋友,他姓万俟,他姓卢。”

   听到楚灼简短的介绍,石逆忍不住苦笑,说道:“楚妹妹,这是怨我么?说实在的,刚才在下也是不得已,还望原谅则个。”

   说罢,石逆站起身,朝楚灼和万俟天奇等人揖礼作陪。

   卢毅的脸都要裂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拘小节的修炼者,明明是个人王境,但对比他低阶的修炼者道歉却像喝水一样简单,没有一点羞耻之心。

   因石逆道歉的态度良好,加上他们都平安地逃出来,所以万俟天奇和卢毅的愤怒值都不算太大,只是觉得这人以后最好不要再接触便是,省得哪天就被他坑了。

   等石逆道歉完,眼巴巴地看过来时,楚灼突然问:“对了,先前说过,只要能逃出来,就告诉我们一个秘密,是什么?”

   石逆摸摸脑袋,轻咳一声,虚心问道:“们真的要听么?听了的后果们能承受么?”

   说得好像是听了就会死的秘密一样,让万俟天奇和卢毅一阵无语。

   楚灼倒是淡定,说道:“什么后果承受不起?说来听听。”

   石逆见她面不改色,十分没成就感,不禁有些讪讪的。

   他看了看天色,拍拍手上沾到的红沙,说道:“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我再告诉几位如何?只是们若是听了,还请们帮忙,否则整个星兆大陆的都会被卷进这场危机中。”

   万俟天奇和卢毅再次听得满脸黑线。

   这人是不是傻的?

   不怪他们如此想,实在是在他们第一次遇到石逆时,他的所做所为,都给人一种不着调的感觉,现在又说这种悚人听闻的话,更觉得不靠谱。

   难不成真是个脑子有病的?

   只有楚灼很淡定,她抱着怀里的小妖兽,跃到剑上,说道:“那就走吧。”

   万俟天奇和卢毅非常听话,纷纷跃上飞剑,先离开这儿再说。

   石逆见她不为所动的样子,更挫败了,忍不住嘀咕道:“难不成女修都是这么不可爱的?幸好我从来没有想过娶道侣……”

   楚灼怀里的小妖兽双爪攀在她的肩膀上,探头看这个修炼者,听到他的话,目光微闪,说道:【小云,抽他!】

   万俟天奇手腕上的炼云龙藤迅速地分出一条藤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石逆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