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污的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接着楚灼又去翻武晟和朱飞鸿兄弟。

武晟和詹和泽一样,同样面膛发黑,毒已深入肺腑,且这毒厉害到连修炼者都无法抵抗的地步,可见它的厉害。至于朱飞鸿兄弟,气脉被破,都已经没有气息,从他们身上的致命伤来看,是被碎星剑所杀。

这个结果和上辈子一样,楚灼并没有意外。

查看完四人的情况,楚灼从储纳戒里拿出一粒解毒丹塞到詹和泽嘴里,一边呼唤道:“詹前辈,您怎么样?”

解毒丹自然对詹和泽身上的毒没什么用,因为这毒是通晓丹毒两系的朱士南所下,没有相应的解毒丹是没办法解的。从这毒也可以看出朱飞鸿兄弟为得到这小秘境的传承,早有计划要截杀洗剑宗的这对师兄弟俩。

楚灼知道詹和泽虽然中毒,但意识是清醒的,他能感觉到她在做什么。

所以她很谨慎地没有做多余的事情,而是给他们寻找解药。她先是折腾了几种解毒的办法,发现都没办法为他们解毒后,终于去摸朱氏兄弟身上的储纳戒。

做戏要做全,楚灼此时表现得和上辈子还没有经历太多事情的自己没什么两样。

那时候的她,在这群老辣的修炼者眼里,确实足够单蠢纯善,甚至没有修炼者该有的坚毅果决,在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这里,第一时间就去救人,根本没想过将这两个杀了,好谋得小秘境里的那份传承。

而这次,她仍是选择和上辈子相同的路。

终于从朱士南的储纳戒里摸出一瓶解毒丹,楚灼将它喂给詹和泽和武晟。

春莫少女秀美迷人

服下解毒丹后,两人脸上的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退下去,最后露出苍白无血色的肤色,看起来还很虚弱。也是,毕竟遭过一番罪,就算能解毒,也元气大伤,需要好好地修养调理一番。

服下解毒丹后不久,两人纷纷睁开眼睛。

两双犀利深沉的眼睛瞬间扫过来,楚灼像是被吓到一样,下意识地后退几步。

詹和泽的眼神色快就缓和下来,恢复相较温和的模样。倒是武晟,他是天生的剑修,如一柄出鞘的利剑,此时那眼神冷厉如剑,将她从头打量到尾,半晌才缓缓地收回目光,神色淡淡地盘腿坐在那儿打坐调息。

詹和泽并未急着打坐,而是笑道:“原来是楚姑娘,这些天没事吧?”

楚灼忙道:“多谢詹前辈关心!我被那怪水卷下去后,虽然饶幸捡回一条命,却受了重伤,休养好几天才好,后来便在这里找出去的路,没想到这地方会这么危险,过了这么多天才来到这里……”

楚灼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来到这秘境的事情交待完。

詹和泽一边听一边打量她,发现她身上的衣服脏乱不堪,裙摆处有好几处破碎,上面沾着不知道是泥水还是草渍的东西,脏兮兮的,不复整齐的头发只随意地扎成一个简单的马尾,颊边有几绺毛茸茸的发落下来,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有好几处尚未退疤的伤痕。

这确实很符合一个低阶武者在秘境挣扎求生的形象,甚至连她肩膀上那只妖兽的皮毛上都不知道沾上什么东西,显得并不是那么光鲜亮丽。

詹和泽的表情更和缓了,说道:“多亏来得及时,否则我们师兄弟俩个就要交待在这里。楚姑娘,是我们的恩人,这次要谢谢。”

楚灼腼腆地笑了下,用软嫩的萝莉音道:“这没什么,也是两位前辈命不该绝。”

詹和泽没再说什么,目光落到她手上的剑上,一脸意外地道:“楚姑娘用剑?”

楚灼面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在玩剑的洗剑宗的武者面前用剑,如同班门弄斧,“也不算是用剑,只是我喜欢剑,剑可以守护也可以杀戮,用得比较顺手罢了。”

这一席话,不仅让詹和泽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连原本闭目打座的武晟也突然睁开眼睛。

楚灼被两个空明境以上的修炼者盯着,面色有些发白,幸好他们没有恶意,所以只给她一些压力,很快就镇定下来。

等武晟又重新闭上眼睛后,詹和泽突然问,“楚姑娘既然喜欢剑,可有兴趣来我们洗剑宗?”

楚灼似是吓了一跳,忙道:“詹前辈说笑了,我是陵南楚家的人,哪里能去洗剑宗?”

詹和泽面上仍是一派温和,继续道:“我曾听说们楚家的驭兽师和一般的驭兽师是不一样的,们楚家自远古时期,就和大妖兽签定一份平等契约,们楚家契约妖兽时,双方都是以自愿平等为原则,方才能比其他家族的人更容易契约到高阶妖兽。当然,一般成年的高阶妖兽很少会应召唤而来,来的都是高阶妖兽幼崽,在这些妖兽未成长起来之前,们楚家的驭兽师前期一般只能靠自己,无法驭兽御敌,可是如此?”

楚灼点头,楚家的情况在整个晋天大陆都是知道的。

就因为楚家这份与众不同的平等契约,使得楚家的弟子前期区别于其他的修炼者,本身的武力值比不过纯粹的武者,驭兽战斗也比不过专门的驭兽师,前期完全就是个弱鸡,这也是楚家无法称霸晋天大陆的原因。

当然,也唯有楚家弟子,才能比其他人更幸运地契约到高阶妖兽,一但那高阶妖兽成长起来,对于楚家无异于神兵利器,可守护整个楚家安宁,教人不敢轻易来犯。

楚家从远古时期就这么传承下来,一代代传承至今,依然没有改变这个传统。

这是楚家的幸运,也是楚灼的幸运。

楚灼觉得自己能拥有那所谓的兽缘,让妖兽们容易对她交心,其实也得益于楚家的血脉。

“楚姑娘是我们师兄弟的恩人,洗剑宗可以给楚姑娘一个在洗剑宗修行的名额,并不需要楚姑娘脱离家族,如何?”詹和泽笑眯眯地问。

楚灼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真的?”

詹和泽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和煦,“这是自然,我们洗剑宗从不弄虚作假。”然后又问,“可愿意?”

“自然愿意,多谢前辈!”

楚灼就像个乍然接到馅饼的少年人,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脸上的笑容蠢乎乎的,一直没有落下来。

洗剑宗的修行名额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一般都是对洗剑宗有大恩的人才能得到,就算拥有深厚的背景,家族长辈亲自求上洗剑宗,洗剑宗还不一定会给这一个名额。

晋天大陆有三宗四族五门,洗剑宗是出了名的难进,更不用说出身三宗四族五门的人,自家族就有足以让他们成长的资源,并不需要去其他宗门,而那些宗门也不会收来自三宗四族五门的弟子,除非自愿离开本身的家族或门派,选择成为洗剑宗的弟子。

但一个连生养自己的家族都能抛弃的人,可见人品有瑕,洗剑宗也不敢收这样的人为弟子。

詹和泽看到小姑娘惊喜的模样,心里也十分满意。

这次来小秘境,他们是奔着秘境里的传承来的,师门对小秘境的传承十分看中,原本应该是由洗剑宗带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得到这份传承。

只是朱飞鸿兄弟机缘巧合下,也发现小秘境,因兄弟俩的行事风格,洗剑宗到底有所顾虑,生怕朱飞鸿若知洗剑宗也有心传承,只怕会使计将这小秘境闹得天下皆知,徒生波澜,便假装发现的只有武晟和詹和泽二人,由他们四人一起进入小秘境,再各凭本事去谋取传承。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哪知道最后关头,为争夺最后进入传承地的名额,朱飞鸿兄弟会这般阴险,竟然事先给他们下毒。

若非拼着毒发时将他们诛杀,只怕传承就要让朱氏兄弟得去。

然而,虽然杀死朱氏兄弟,但他们中毒已深,身体无法动弹,只能默默地等死。

就在他们准备等死时,哪知道被一起卷进小秘境的那楚家小姑娘竟然来到这里。

虽然他们事先没有和这小姑娘说明这小秘境的情况,但想来以她的聪慧,应该能发现小秘境的不同寻常。就算她一时间没有发现传承,只要给她一些时间,最后定然也能找到传承之地,得到小秘境里的传承。

身体虽然动弹不得,实则两人的神智是清醒的,甚至能感觉到这小姑娘在做什么。

他们猜测这小姑娘会贪图这小秘境里的传承,定会将他们杀了,或者是冷眼站在那里,什么不做地看着他们被杀。

只要他们被杀,在洗剑宗里的命牌破碎,洗剑宗的人定然知道他们在小秘境死亡,会再派弟子过来。若是这小姑娘真的得到传承,不管她有没有对他们出手,洗剑宗都不会善罢甘休,会查明这事情,只怕最后洗剑宗和陵阳楚家将会引发一场大战。

哪知这小姑娘最后竟然选择救他们。

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贪图传承,还是有自知之明,或者是……蠢得不知道这里有一份传承。

联想刚才她的表现,詹和泽觉得,或许她现在是应该不知道这里有一份传承,只单纯以为这里是一个小秘境罢了。

詹和泽心中的想法瞬息间便掠过,说完这事后,他也和武晟一般,开始打坐调养身体。

楚灼见状,呆站一会儿,自动走到这岩洞外,为他们护法。

走到岩洞外,面向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通道为,楚灼脸上的高兴和惊喜才收起,又恢复一惯的平静沉稳。

她暗暗握紧拳头,重生后的第二步终于迈出。